希腊“退欧”结果盘点:德拉克马重出江湖?

希腊“退欧”结果盘点:德拉克马重出江湖?

当地时间12日,希腊在欧元区是走还是留的终极问题,将揭开谜底。欧盟28国领导人将在12日再一次召开紧急峰会,以决定希腊的最终命运。这或许将是欧盟领导人为希腊问题最后一次聚首布鲁塞尔了。

在此次紧急会议召开前,希腊政府已于8日正式提交了新的为期三年的500亿欧元救援计划,包括养老金改革、增税等多项向欧盟让步的措施。这被视为决定希腊是否 退欧 的必要举措。因此,在希腊政府尽了所谓的 最后的努力 之际,是否 退欧 的裁决权其实已经牢牢握在欧盟的手中了。

如果各国民众13日一觉醒来,发现希腊 退欧 成真,那么这一史无前例的事件对于整个国际社会又将产生怎样的震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试图综合各方观点,给出一个可能的答案。

俄罗斯将成希腊新 靠山

在布鲁金斯学会看来,如果希腊 退欧 ,无疑会向俄罗斯进一步靠拢。许多希腊人内心一直深深崇拜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认为后者总是坚持自己的主权独立,藐视欧盟苛刻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是这一信念的忠实拥趸。

在6月中旬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尽管齐普拉斯与欧盟领导人谈判后空手而归,但俄罗斯人却给予齐普拉斯承诺,将新建一条途经希腊的俄欧天然气管道。不过,事后有媒体分析,俄罗斯给予希腊的这一承诺犹如空头支票,该管道不仅造价昂贵,且可行性有待考证。但对于困境中的希腊而言,这一承诺好比雪中送炭,是逃离欧洲债权人 魔爪 的最好时机。

至于俄罗斯是不是真的靠得住,布鲁金斯学会认为还要打个问号。尽管俄罗斯与希腊有些历史上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要知道此次俄罗斯与希腊走近的背后,更多源于俄罗斯自身与欧洲因为乌克兰问题的麻烦尚未解决。两个都不得欧盟欢心的国家索性抱团取暖。

此外,一旦希腊 退欧 ,东南欧国家的下一步动态也值得关注。希腊位于东南欧国家的中心位置,与这些东南欧国家可谓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初,希腊执意加入欧盟以及欧元区,就是希望能起到示范效应,稳定脆弱的巴尔干半岛。目前已有迹象表明,希腊银行业的颓势已开始蔓延至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

新兴市场国家要当心

对于全球经济而言,希腊 退欧 将造成波及美国、欧洲在内众多经济体的连锁反应。布鲁金斯学会经济项目研究员道格拉斯 埃利奥特(DouglasElliott)认为,对于希腊本身而言, 退欧 毫无疑问是场灾难。当企业家、投资者面对希腊 退欧 所造成的一系列不确定时,撤资在所难免。紧随其后的便是希腊经济过山车般的下滑以及衰退。

由于 退欧 一事没有先例可循,埃利奥特认为,任何政府在巨大的经济波动面前难免会犯错,更何况由齐普拉斯领导的、执政经验并不丰富的左翼联盟政府。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间点,齐普拉斯政府或许会铸成大错。 埃利奥特说。

此外,对于部分本就风险抵御能力较差的欧洲国家而言,利率上升、股市下挫并非没有可能。布鲁金斯学会的经济学家们特别担忧希腊退欧对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的冲击。同时,市场对欧元的悲观情绪在上周已有迹可循。高盛甚至预计1年内欧元将跌至1欧元兑0.95美元。

有机构认为,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或许可以认为希腊 退欧 风险和2008年金融危机相比影响更小,但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这些年来的变化或难以令其像发达国家那样乐观了。统计显示,新兴市场国家整体增长率不到2007年的一半。包括印尼、马来西亚等部分国家虽然本币大幅贬值,以美元计价的债务数量却显著上升,使其在面临资本外逃时的脆弱性明显增加。

德拉克马重出江湖?

面对过去几周来希腊政府的不作为以及放任危机发展的态度,不少欧盟成员国财长及政府领导人都赞成将希腊踢出欧元区,但是以德国总理默克尔为代表的少数欧洲国家领导人其实并不愿意面对希腊 退欧 的结局。其中一个显而易见的风险便是,希腊 退欧 意味着单一货币联盟当初对成员条条框框的约束最终也是纸上谈兵。

欧元区建立之初便是奔着加速欧洲单一国家建立的目标而去,但在十多年来的执行中却大打折扣。没有银行业联盟,没有转移机制,没有监管体系来保证欧洲货币体系的正常运作,欧元区从诞生之初便烙上了众多瑕疵。再加上成员国之间较大的贫富差距,穷国想过富日子的情况比比皆是,为当前危机的爆发埋下了隐患。

没有人知道一旦 退欧 ,希腊究竟会选择原先的货币德拉克马还是引入新的货币。但两者都谈何容易。引入新货币,尤其是要适应银行系统,需要多年精心的准备,是一项系统性工程。而且,新货币能不能得到贸易伙伴的信任,被视为合法的支付手段,也将是一大考验。目前看来,希腊政府尚没有为此准备的迹象。

那么使用原有的德拉克马就能一劳永逸吗?雅典工商会主席米哈洛斯警告说,希腊重回自己的老货币德拉克马,那会让希腊人在一天之内损失40%的购买力,几周之内损失的购买力,可能会达到60%~70%。

怀疑论者说,希腊左翼政府一旦选择大量发行德拉克马,那么这会导致希腊经历20世纪90年代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所经历的超高的通货膨胀。一旦如此,那么新货币将无法从国外供应商那里进口燃料和其他生活必需品,这将导致内乱。即便将德拉克马与强势的欧元挂钩,也会影响前者的发行。

编辑:顾乡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第一财经网微信号

本文固定链接: http://manhattanoceanclub.com/ent/830.html | 88必发-www.88bifa.com-必发娱乐城

报歉!评论已关闭.

Baidu